52小说网 > 奇幻 > 大道朝天 >第941章 是你吗?陛下

第941章 是你吗?陛下

作品:大道朝天|作者:猫腻|分类:奇幻|更新:2020-05-22 20:07:44|字数:3836字

猫腻推荐阅读:元尊 ,带着农场混异界 ,九星霸体诀 ,仙帝归来 ,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,武道霸主 ,乾元剑 ,末世神魔录 ,纵天神帝 ,绝世龙帝 ,无敌天帝 ,无限道武者路 ,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 ,哈利波特之魔力之源 ,武破九荒 ,战神狂飙 ,修罗武神 ,真界神王 ,永恒至尊 ,天龙神主 ,

恒星渐远,光线再无,四周一片黑暗,也没有声音。那些代序、半尾之类的普通怪物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,想来离火工业基地的空间裂缝足够远,短时间里无法过去给舰队添麻烦。

现在的问题是那十几只母巢,在暗物之海里仿佛有短时穿过空间的能力,明明速度非常慢,却很难被他摆脱,或者摆脱不了多时,那些母巢又会追上来,比如此时。

暗物之海里的暗能量是比血拇、比孢子还要微、如中微子般的存在,按道理来不管是飞升者还是监控设备都无法感知到,但那些阴冷寂灭又充满毁灭欲望的气息却赋予了其存在感,被那些母巢的触手带动起来,仿佛变成了黑色的风,轻轻拂动着他的僧衣。

衣袂轻飘,逐渐残破,就像是枯萎过程里的花朵。

欢喜僧静静看着无法看见的黑暗世界,举起右手缓缓把念珠移了一粒。

这个动作看似寻常,却有些像抠动了打火机,空旷而静寂的宇宙里仿佛响起啪的一声脆响。

三百多道金色的火焰从他的身体里喷射出来,穿过破烂的僧衣,在无重力的宇宙里瞬间收卷成金色的火球,把他包裹了起来,挡住了那些黑暗的微风,同时烧死了那些隐藏在僧衣缝隙里的血拇及孢子。

那些被烧死的血拇及孢子像灰末般落下,落在大涅盘上,然后被缓慢流动的金属盘表面吸了进去,进入中间那一道侧格,加深了里面黑金一般的颜色。

“已经很远了,想办法回来吧。”欢喜僧的神识里响起曾举的声音,不知道那位一茅斋七代圣人是如何做到的,居然能够把信息送到如此远的地方,而且还是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欢喜僧的视线穿过那些燃烧的金色火球,落在再次逼近的那些母巢身上,回应道:“这些母巢比我们以前见过的有更明显的自我意识,明它们可能有指挥者。”

这句话的意思非常清楚,他依然坚信雪姬就在这边。

是的,他离开烈阳号战舰,在数百万道视线的目送下穿过空间裂缝、来到这个危险的黑暗世界,除了要带走那些麻烦的兽潮,真正的目的还是想要在暗物之海里找到雪姬。

他要找到她,帮助她,然后臣服于她。

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没有空间标识,无法知道自己的位置,自然谈不上什么方向,但他从来没有偏移过。

问题在于,来到暗物之海已经有段时间了,他没有找到任何雪姬留下的痕迹,那是不是应该把眼前的这些母巢杀一个,试着引起她的注意?欢喜僧很快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像这种普通级别的母巢,对陛下来与蝼蚁也没有什么区别,杀死它们没有任何意义,如果能在这边再杀死一名处暗者不定还有些用。

带着这样的想法,他继续向暗物之海的深处进发,那些母巢自然也跟了过去。就这样在暗物之海里飘着,不知道飘了几。曾举的声音再没有响起过,明他真的离开了人类的世界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去。

这种普通级别的母巢无法威胁到欢喜僧,真正的麻烦还是暗物之海本身。暗能量对金身的浸染,对禅心的攻击无时无刻,即便他是禅宗之祖,心定如石,又有佛火护身,也已经看到了多次幻像。

朝大陆修行界对域外魔的形容或者推测自有道理。

欢喜僧发现自己来到了墨丘的官道上。官道两侧没有求医问药的病人,只有倒卧在荒田里的饿殍,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果成寺,他也还没有学医,自然也没有医僧。

下一刻他发现自己来到了西北的沙场上,朝廷的军队在冷山附近与反贼厮杀,远方的高山上有些邪修与正道宗派的高人在厮杀,他是手握重权的将军,却也只能远远看着,不敢往那边走近一步。

接下来他变成了一名剑客。在沙场上悟道的将军隐姓埋名,想去青山偷学剑道却被南松亭的仙师揭穿,好在青山剑师怜他得道不易,没有加以责罚,让他自行离开,还送了他一本入门剑经。

再后来他去了千里风廊,顶着如刀子般的大风,抱着柳树走了好久才走到那几间草屋前。直到很多年后他也想不明白,那里的风如此之大,为何湖面上的那些荷花却把自己的裙子按得那般严实?

老师飞升了,他离开一茅斋去了很多地方,最后回到了墨丘,修了一座庙。

墨丘官道两边的饿死者、穷困者,被来自各州郡的求助者取代,官道上排满了马车。

果成寺的医僧越来越多,他终于可以休息会儿,便去了白城抵抗雪国的兽潮,一住又是几百年。

漫长的两千年岁月后,他回到了果成寺,就地坐化,金身成佛,来到此间。

按照那本里所写,果成寺还是那个果成寺,一茅斋还是那个一茅斋,白城那座庙也有了后来人。果成寺塔林里有他的一座塔,虽然里面没有他的骨灰,当然摆在最前面,最好的位置。

这一切都让他很欣慰。

他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。

只不过暗物之海里没有观众,没有读者,他没必要把这句话出来。

他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种田的农夫,只不过运气比较好,遇着很多愿意帮助自己的贵人,才能走到今。幻境里对这方面的描述却太少,而且并不鲜明,这明是他自己想出来的,不是客观的事实。

他睁开眼睛醒了过来,那些金色的火焰再次喷涌而出,将那些母巢逼的远了些。

佛也有火,凭着这些火他可以在暗物之海里飘流很长时间,因为脚下踩着的大涅盘,这个时间甚至持续数百年之久,问题在于宇宙浩瀚,大海无垠,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雪姬呢?

现在他已经远离那道空间裂缝,也不知该从哪个方向回去,如果始终找不到雪姬,他就只能在这里飘着,就像在厚厚冰层下的海里不停游泳,只有极其幸载找到出口才能浮出海面,不然总有一会窒息。

这样的情形让他想到很多很多年前,那时候果成寺的医僧数量超过了两百,再加上他连续七十几没有休息,终于把墨丘官道两边的重病患者治完了,或者送走了,忽然发现朝廷与中州派送来了更多的伤号。

那些伤号就像是潮水一般,再次把果成寺外的田野占满,疲惫的他有些不解,问了几声才知道原来是雪原那边出了一次兽潮,他心想这不是办法,应该先解决兽潮,于是便去了白城。

在白城他杀死了很多雪国怪物,包括那些强大的人形侍卫,但发现这些怪物生于冰雪之间,近乎源源不尽,就算自己永远守在这里也不可能杀干净,觉得这不是办法,应该先解决雪姬,于是便去了那座冰峰。

毫无意外他惨败在雪姬的圆手下,甚至连对方的面都没有看到便被破了金身,禅心将碎,从那座冰峰上被打飞,在空里不知飞了多少里,落在了极北的雪海上,击穿厚厚的冰层,沉入了海底。

当他在海里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沉到了最深的海底——金身有极大好处,自然也有些不便的地方。

伸手能够触到沙,粗糙的感觉却不是很清楚,因为这里太深,海水太过寒冷。

他的伤势太重,无法使用眼通,看到的只有一片黑暗。

在海底歇了几,他稍微缓过了一些精神,试着向上浮去,用了很长时间才来到了海面,却发现上方是无边无尽的边盖,现在的他根本无法破开。

尝试了几次后,他很理智地选择了放弃,就这样在冰面下飘着,任由海水带着自己行走。

他不需要呼吸,就这样在冰面下飘了很多,脸色越来越苍白,表层皮肤越来越皱,甚至有些像童颜破开黑色战舰看到的沈云埋的脸。当然,那时候的他与这时候的他并不知道那个画面。

那时候的他只在想一个词。

好强。

雪姬好强。

从那之后他便很少会用雪姬称呼那位,更愿意称她为女王。

或者陛下。

或者女王陛下。

飘啊飘啊飘啊,他的骄傲与自信……就这样飘没了。

他如浮尸般被洋流推动着、与冰面磨擦着,向着雪海北面越来越深。

冰层越来越厚,甚至厚达数十丈,从上方再无法看到他苍白变形的脸。他也无法再看到冰上的光线,世界再次变得一片黑暗,仿佛又回到了海底。

他的伤势没有恶化,也没有好转,根本无力破开冰面,再这样飘下去,总有一会死。

就像这时候在暗物之海里飘着的他一样。

某他忽然在黑暗的世界前方看到了一抹光亮。

求生的欲望与冥冥中的一道气息牵引,让他再次生出精神,努力向那边游了过去。

那抹光亮真的就是光。

数十丈厚的冰层里出现了一道仿佛自然形成的裂缝,但谁都知道,这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。

欢喜僧飘到裂缝下缘,伸手攀住冰块,用最后的精神召唤出大涅盘,然后趴了上去。

大涅盘驮着他摇摇晃晃向冰面飞去,就像一个老瘦将死的马儿般。

啪的一声轻响,大涅盘落在冰面,砸出一些冰屑。他用了很长时间才缓过劲儿来,转身望向空,脸上刚刚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,瞬间便被极其复杂的情绪替代。

空里有一座雪山,不是雪原深处那座孤单的冰峰,就是一座很普通、不怎么高的雪山,山侧有道崖。

雪姬站在崖边,居高临下,静静地看着他。

他没有亲眼看到过雪姬,但知道她就是。

雪姬乌黑的眼瞳里没有嘲讽与轻蔑的意味,只有好奇与有趣。

欢喜僧没有与她交流过,但坚信她不可能是一个暴戾的、嗜血的、想要毁灭一切的魔头。不然她怎么会让冰海分开,让光降临,召唤自己前来,让自己活着?

他不顾伤势与疲惫,就这样仰着头,专注而认真地看着她。

她就这样俯视着她。

对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也许只有几,也许是几年。

“嘤嘤。”

雪姬忽然发出了声音。

欢喜僧明白她的是什么——你如果再不醒来,就要死了。

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难道那些事情没有发生过,都只是他的想象?

欢喜僧忽然觉得很难过,然后真的睁开眼睛,醒了过来。

眼前还是一片黑暗,不是极北雪海的海底,而是暗物之海的海底。

那十几只母巢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缓缓舞动着触手。

更远的某处有一道极为强大而邪恶的意志,横贯过数万公里的宇宙空间,笼罩住他的身体。

欢喜僧才明白自己从前一个幻境里醒来,便进入了另一个幻境。

暗能量的浸染只是一部分原因,根本的原因是那道强大而邪恶的意志。

那道意志来自最高阶的母巢——处暗者。

对方险些把他拖入意识的深渊。如果他没有醒来,会在那个幻境里越陷越深,与冰雪崖间的那个娇俏身影对视更长时间,甚至直至永久,那时候他自然就会死了。

欢喜僧想明白这些后,第一反应不是警惕与后怕,而是欣慰。

——原来陛下是在提醒自己。

当年发生的事情确实曾经发生过,不是自己的想象。

问题在于究竟是谁把自己从幻境里唤醒的?

是陛下?

还是自己心里的陛下?


一秒记住【52小说网 www.52xiaoshuo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.52xiaoshuo.com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.

本文网址:https://www.52xiaoshuo.com/52xiaoshuo/17835/36672587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m.52xiaoshuo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
大道朝天相关推荐: 战锤神座 ,食人魔的美食盒 ,玄武裂天 ,我给士兵加个点 ,九星霸体诀 ,牧神记 ,世间自在仙 ,不世妖孽 ,九天神龙诀 ,诸天攻略计划 ,调频魔法系统 ,我的技能不正经 ,蒸汽朋克世界里的医生 ,逆天 ,钢铁蒸汽与火焰 ,一只眼睛的怪物 ,魔法不惟一 ,龙神至尊 ,神魂丹帝 ,守望先锋入侵美漫 ,